亚冠

死神修行录 第0013章,莫欺我无父

2020-01-16 16:47:44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死神修行录 第0013章,莫欺我无父

二阶的实力果然比一阶强大不止一倍,岳明生哪敢硬碰硬,当下在此抓出一把缝衣针,故技重施,全部打出。

“铮铮!”只听半空中轻微的响声,打出去的针全被人家靠双掌挡了下来,不过这也阻止了对方那极快的身影,没被抓住咽喉。

“岳正风,你是三爷的儿子,与我而言血脉还不至于太过于干枯,竟敢对我下死手?”岳明生暴怒,吼道:“出言不逊,我爹就算已经不在这人世间,你也不能侮辱亡者。”

“小畜生你休要呈口舌之利,就算你爹活着也不敢对我如此放肆,你如今没了爹,难道缺了管教吗?我今天就代你父管管你,教你怎么尊敬长辈。”岳正风冷声喝道。

岳明生冷哼一声,道:“刚才还念你是长辈,还提醒你一句,却没有想到你这般无耻,替岳昆仑出头就替岳昆仑出头,费什么话?我就站在这里,难道你还想杀了我不成,别忘了岳家还有邢堂和祖宗们坐镇呢,你还不能一手遮天。”

“杀了你是不行,但打断你一条腿,我看谁敢说个不字。”

岳正风话落,提着双掌再次冲来,岳明生不得不全力以赴,将自己所有的力量压榨干,运用剑招身法躲避。

岳明生有何二阶妖兽剑齿虎作战的经验,虽然凭借着自己的智慧最终赢得了胜利,但人兽之间差距太大,一个智慧卓越,一个懵懂似孩童,根本不可同日而语,这一交手,岳明生就被打的倒退,只感觉胸口气闷,差点吐出血来。

“哼,自打我那弟弟去世之后,岳家的人可真够不要脸的。”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场外或东或西的飘荡,岳天麟眼睛之中冷光闪闪,盯在了不远处的小路上,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缓步走了过来,是五叔。他的走的很慢,可是每跨出一步,竟然有五丈之多,他的脚下没有战环,可是有一股朦胧的气息在波动。

“六阶巅峰,好手段!”岳天麟的眼神之中有嗜战的冲动,猛然间站了起来,对上了五叔,气息庞大。

“岳天麟,你最好坐下,我今天不想和你动手,倘若你敢,我去请教一下那几位老古董,问问你这家主适不适合当。”五叔的声音无悲无喜。

“我岳家的事情,还伦不得你来管。”岳天麟不怒自威,道。

“你有种对着你家老爷子将这话说出来。”五叔嘴角带着微笑,道:“难道你还不明白,你和你大哥之间的差距在那里吗?容人之量,你的确太小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呼!”清风一般的刮过,五叔的身影凭空消失,再一次的出现来到了岌岌可危的岳明生身边,单掌拍出,将岳正风的双掌抵挡,两者相较,发出轻微而沉闷的声音,岳正风的身体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飞了出去,一口鲜血也吐了出来。

“二阶二级,岳正风你也是越来越不长进,十年前你就这修为,如今还这修为,可真对得起你爹的一番教诲,不过你这欺负小辈的能耐见长啊。”

“你……”岳正风从地上爬起来,抹掉嘴角的鲜血,冷漠的看着。

“孩子,你没事吧!”五叔将剧烈喘息的岳明生给提了起来,看他有些吃力的点了点头,道:“你不错,很不错!五叔虽然发誓不再动武,但今天看来,有必要为此而破例。”

“不要,五叔。”岳明生急忙阻止,道:“何须与一帮小人见劲,他们交给我吧,用不了几天,我会让他们连本带利的还回来。”

岳明生眼神锐利的从场外所有人的身上扫过,最后落在楚含香的身上,发出阴狠的一笑。楚含香在那边身体不由自主的轻颤了一下,嘴唇抖动想要骂出来,但见五叔的目光也看了过来,最终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。

“娘,娘,岳明生那王八蛋在那里?我要宰了他。”岳明伟这时候带领着一帮人怒气冲冲的赶了过来,他也不看在场有多少人,一眼就看见了妈,愤怒中带着委屈,吼道:“他竟然敢打我,我非杀了他不可。”

“明伟,这是怎么回事?”楚含香一看儿子鼻青脸肿的,一下子站了起来。

岳明伟一下子哭了出来,委屈的将事情讲了一遍,最后对着家丁怒吼道:“还不快把那王八蛋给我抓起来,我要让他生不如死。”

“够了,你二叔还在这里,他自然会为你做主的。”楚含香轻喝一声,目光看向岳天麟。

岳天麟的目光带着一些懊恼,但最终还是将目光看向了岳明生,道:“明生,你私下里动武伤人,真不拿邢堂当回事吗?”

岳明生耻笑了一声,道:“二叔,好大一顶帽子,你也别拿邢堂来压我,要不你把这事情捅邢堂去试试,上一次的事情邢堂还不知情,要不一起翻出来让邢堂查查?再者,我和明伟是亲兄弟,我们父亲已经去世,我代替父亲管教管教他,有错吗?别忘了,长兄如父。”

“好一个长兄如父。”楚含香冷哼道:“我还活着,容得你来这里放肆吗?”

“二娘,你这是欺负我现在没父亲,随你欺负是不是?”岳明生的眼神之中煞气腾腾,道:“不妨今天我们撕破脸皮来闹上一闹。”

“够了!”岳天麟急忙阻止,有些事情真不敢放在明面上闹,就算自己是家主,也架不住真有人仔细的追查这事情,道:“明生,你且去吧,今天的事情就此作罢,明日之后,你要进入总堂修行,望你好自为之。”

五叔静静的站在岳明生的旁边,目光没有任何波动的看着这些人,彼此内心中藏着什么,大家心照不宣,他听了岳明生的话没有在继续动手,看岳明生怎么处理,若有不当之处,他自然会上前讨个说法。

岳天麟挥袖而去,楚含香跟着脚步离开,临走之前用恶毒的目光看了岳明生一眼,岳明伟一脸的狰狞,显然是动了杀气。对此岳明生没有多说,看了一眼岳正风,道:“七叔,今天的事情我记下,改日我会上门讨教一下你的拿手绝招。”

“那我等着。”岳正风忌惮五叔,不敢正面与之冲突,查看了一下岳昆仑并没有多大的事情后转身离开。

其余的人表情显得有些诧异,今天的岳明生给予的反差太大了一些,尤其那手的武技,漂亮至极,在岳正风的手下坚持了许久,能拖到五叔的到来。

“孩子,你感觉这样好吗?”五叔轻声问道。

岳明生一愣,随即无所谓的笑道:“五叔,你感觉我还有退路吗?”

五叔那橘子皮一样的褶皱显得更加的深了,整个人瞬间像是老了好多岁一样,沉思一会他却笑了,点了点头,道:“好吧,你既然要这么做,就去做吧,希望在我活着的这些岁月里,你会有一个好的前程。”

岳家内部的事情五叔的确不好掺和,你来我往尔虞我诈,无非就是钱财而已,对于修行到他这个地步的人而言,黄白之物就是过往云烟,时多时少又能怎么样呢?年轻时五叔也是个狂人,凭借一身的本领抢了多少的土豪,杀了多少的高手,连他本人都记不清了。

这些年的韬光养晦也让无数顿悟了人生,同时也少了一些锐气,毕竟时不我在,行将朽木,雄心壮志变成了最为平淡的生活,对五叔而言,岳明生就是他的一切,以前是庇护,现在是希望,这种转变而言,绝对不能拔苗助长,修行路上怎么可能一帆风顺,倘若连这一关都过不去,怎么能走远。

回到了家中,岳明生坐在房里开始调息,和岳昆仑对战并未有多少的压力,可是和岳正风对招只有几个照面,差点把岳明生当场击杀。那种阶数之间的压制是不能太过于依赖武技来弥补的,二阶战环成型,类似于人体已经和大地之间建立了联系,由于战环的存在,体内的灵气是生生不息的,战环越多,代表着与大地的联系越发的精密,就像是扎根的大树一样。

灵气铺天盖地,岳明生不断的接受着暴躁的冲洗,三条阴脉之间相互联系,气息想通。灵气在游走了一周之后向着第四条经脉冲去。那条经脉被当世人称作焦阳经,偏向于刚阳。一番努力之后虽然还没有彻底的归纳与打开的筋脉当中,可灵气已然打入了一半之多,岳明生知道,就这几天的时间,恐怕他会再升一级。

退出了修炼,岳明生仔细的思考了一下当前的局势。今天算是和楚含香岳天麟彻底的撕破了脸皮,好在楚含香武力不足,不可能亲自出手,岳天麟也是自持身份,怕事情外露,也不会明面上动自己,但这只是明面上的事情,可暗地里的事情就不好说了。

往后在岳家,岳明生自知没有好日子过了,但现在,他还不想让这两人高枕无忧,天天有时间来算计别人。

新疆自治区人民医院米东医院预约挂号
天津市公安局安康医院预约挂号
福建牛皮癣医院排行榜
南阳市治牛皮癣医院
湛江治妇科医院哪好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