赛车

萌妻难驯 第三百五十八章 被爱情滋润

2019-10-12 22:25:49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萌妻难驯 第三百五十八章 被爱情滋润

陆雪漫一瞬不瞬的看着那张妖孽般的俊脸。[燃^文^书库][]()

四目相接,权慕天在她晶亮的眸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,深邃的凤目闪过一重异彩,让某女的xiǎo心脏一阵狂跳,慌忙避开他的注视。

这厮总对着我狂放电,这很不科学好吗?

舔了舔唇瓣,她垂下眼睑,低声嘟囔,“我不同意xiǎo天跟森缇亚去马场,待会儿我带他们回家。是走是留,你自己看着办!”

不远处的树荫下,森缇亚悄悄走到洛xiǎo天背后,伸出双手捂住了他的眼睛。在儿子面前,霍夫曼家族的继承人才会流露出xiǎo女孩儿的喜怒哀乐。

作为过来人,他完全能体会这种感觉。

就像他和陆雪漫,只有在彼此面前才会安心的放下戒备,展现出最真实的一面。

想把这两个孩子的感情扼杀在摇篮里,恐怕已经来不及了。

“只怕这件事由不得你。”望着不远处的情景,权慕天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。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你自己看。”

顺着男人的视线望去,她看到洛xiǎo天和森缇亚带着顾明轩、荣馨月玩老鹰捉xiǎo鸡。洛xiǎo天当母鸡,护着身后的弟妹,与森缇亚这只老鹰周旋。

他们旁若无人、玩的不亦乐乎,以至于荣雨凡几次想加入都没有找到机会。

孩子们这么开心,陆雪漫还能説什么呢?

看到她的表情有所缓和,史密斯轻轻叹了口气,“我侄女的性格寡淡,远没有xiǎo天他们几个开朗活泼。我清楚你的顾虑,但是他们还xiǎo,将来的一切充满未知和各种可能。我认为,还是顺其自然比较好。”

説的好像我对孩子保护过度似的!

洛xiǎo天是顾家的独苗,我再怎么宝贝他都不过分!

只不过,这毕竟是自己的家事,陆雪漫不想让一个外人知道太多,缓和了语气説道,“xiǎo天是个男孩子,怎么都不吃亏。我是怕霍夫曼xiǎo姐以后难过。”

目光复杂的望向权慕天,她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。

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不能跟爱的人在一起。如果她没有被深度催眠,她的生活会是另一番景象。

到底怎么做才能让这个男人彻底死心呢?

“将来的事很难説,由他们去吧。”

眼前的女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史密斯猛然想起她发来的那封邮件。尽管她把意思表达的很清楚,可他还是无法理解。

权慕天正在整理背包,不如趁这个机会问清楚。

“湘湘,邮件我看过了,你究竟想让我帮你做什么?”

望着男人的背影,她蹙起眉心,眼底闪过微不可见的忧伤,“你只要配合我就够了。不过,现在还不到时候。过几天,我们另外抽个时间再谈。”

“好。”

看到洛xiǎo天与森缇亚手拉手向马场的方向走去,荣蓁蓁隐隐察觉到了些什么,拉着侄子偷偷跟了上去。

在苏黎世,谁不知道森缇亚在18岁生日之后会正式接管霍夫曼家族的所有产业。

陆雪漫的儿子与森缇亚走的这么近,该不是另有图谋吧?

莫非她想利用儿子搭上霍夫曼家族这条大船,扩大盛昌集团在西欧和北美市场的影响力?还是她想让洛xiǎo天入赘霍夫曼家族,早早给养子铺好后路?

不管她打了什么算盘,我都不会让她称心如意!

几年前在海都,算你跑得快。到了今时今日,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!

荣雨凡不懂姑姑的心思,以为她是为了让自己把洛xiǎo天比下去,才把自己带去马场,不由一阵窃喜。

他从五岁开始学骑马

,骑术算不上精湛,但与入门级别的洛xiǎo天比起来,绝对稳操胜券。

在亲子活动会上被他抢走了风头,我要在马场上把面子挣回来!

森缇亚知道荣雨凡是洛xiǎo天的死对头,他和姑姑一起来马场,必然不怀好意。可这里是霍夫曼家族的地盘,谅他们也不敢乱来。

“xiǎo天,你跟我来,我带你去看看我的马。”扫了荣蓁蓁一眼,她拉着洛xiǎo天向马厩走去。

“爸、妈,我们先过去了。”

没等陆雪漫和权慕天説些什么,两个孩子便没了踪影。

“由着他们去吧。”

揽着她的肩头,权慕天伸出另一只手牵着xiǎo儿子,一家三口向更衣室走去,独独把史密斯当成了空气。

看到这里,荣蓁蓁慢悠悠走到他身边,不怀好意的开了口。

“神父先生,他们一家其乐融融,你该不会为了那个女人动了凡心吧?”

“荣xiǎo姐,我想纠正一下,神父是可以结婚的。”

深蓝色的眸子闪过几分不悦,史密斯自然明白她这话的用意,可他和陆雪漫是多年的好友,不会因为谁随便説上几句而反目。

倒是这个女人,带着侄子跟到这儿,显然是来找茬的。

本打算让人把他们请出去,但马场打开门做生意,没有送客的道理。只要他们不闹事,他是不会跟荣家计较的。

荣蓁蓁不紧不慢的继续道,“据説,当今的教皇对您十分看重,一直在竭力栽培,他会同意你结婚吗?”

“这是我的私事,就不劳荣xiǎo姐费心了。”

史密斯不想跟这个女人多费唇舌,话音未落便抽身离去。

看着他帅气的背影,荣蓁蓁冷哼了一声,暗暗发狠,“如果她没有天文数字的身家,你会看上她?大家都是明白人,装什么情圣?既然你对那个女人有想法,就别怪我多嘴了。”

掏出,她给齐若琳发了一条语音。

“琳琳,你的梦中情人正在被博登马场骑马,想见他的话就快diǎn儿来吧!”説完,她拉着荣雨凡走进了更衣室。

齐若琳是李秀宁的xiǎo姑子,齐雁群的一母同胞的妹妹。

齐家二老去世的早,他这个哥哥又当爹又当妈,在他眼里世界上只有两个女人最重要,一个是老婆李秀宁,另一个是妹妹齐若琳。

有一个把她视作掌上明珠的哥哥,可想而知齐若琳是在蜜罐儿里泡大的。

她活了20几年,除了哥哥,只看上了一个男人,那就是霍夫曼家族的二少爷史密斯。

为了摆脱齐家大xiǎo姐这个疯狂的追求者,被逼无奈之下,他以神职人员不能结婚为由拒绝了她。

可惜的是,他并不知道她和荣蓁蓁是大学室友兼闺蜜,更加不会想到他随随便便一句话会让齐若琳的心死灰复燃。

换上骑马装,陆雪漫拿着马鞭走进了马厩,立刻引来一众男士的关注。

可体的米色马裤勾勒出她玲珑的曲线,双腿修长、线条匀称,黑色马甲包裹着上半身,第一粒纽扣微微张开,令她傲人的胸线尤为突出。

被看的浑身不自在,她甚至有种被当众拔光、扔进狼窝的感觉。

xiǎo女人局促的站在那儿,垂着脑袋,把马鞭拧成了麻花儿。权慕天给儿子递了个眼色,顾明轩立刻扑了上去。

“妈妈,你看我是不是帅爆了?”

xiǎo家伙摆出一个pse,黑曜石般的眼中满满的都是期待,仿佛再説,快diǎn儿夸夸我!

扶正他的领结,陆雪漫给他戴好头盔,笑着説道,“你是我见过最帅的xiǎo帅锅!帅的我都不敢认了!”

顾明轩瞬间心花怒放,指了指正在挑选马匹的某男,又指了指自己,舔着xiǎo肚腩,得洋洋的问道,“妈妈,我跟我爸哪个比较帅?”

挑眉望去,她只淡淡扫了一眼,顿时觉得儿子跟那厮完全没有可比性。

如果説儿子帅的没天理,他爹则帅的天崩地裂、飞沙走石,晃得人根本睁不开眼睛。

答案显而易见,可她不忍心打击儿子,説的十分婉转,“xiǎo轩,我敢打包票,等你长大以后,一定比你爸帅一万八千倍!”

妈妈第一次这么配合,顾明轩森森觉得跟爸爸在一起的时候,妈妈的心情总会情好得不得了。

哇卡卡卡,看来用不了多久,爸爸和妈妈就能复婚了!

一想到父母齐全的新生活,他就恨不能忽略掉中间环节,直接跳到那一天!

“我真有那么帅?”

“你是我的儿子,颜值绝对分分钟爆表!”

胖乎乎的xiǎo手捧着妈妈的脸,顾明轩在她脸颊啵了一口,伏在妈妈耳边,笑嘻嘻的説道,“自从我爸出现,你似乎大概好比从前漂亮了!”

臭xiǎo子,你在调侃你老妈吗?

“顾同学,似乎大概好像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有句话叫什么来着?”摸着下巴想了想,他瞪大眼睛,一本正经的説道,“被爱情滋润的女生最美丽!”

嘿,你个xiǎo魔星,居然开我的玩笑!

xiǎo家伙知道亲妈的脾气,话一出口撒腿就跑,转眼间躲到权慕天身后,望着妈妈咯咯直笑。

陆雪漫骚的面红耳赤,噌噌几步走过来,伸手去拽儿子,“顾明轩,你出来!”

“爸爸救命,救命,妈妈要打我!”xiǎo孩子动作极快,好像滑不留手的泥鳅,紧紧抓着爸爸的衣襟,对着妈妈做了个鬼脸。

个熊孩子,竟然恶人先告状,看我怎么收拾你!

“你给我过来,别逼我亲自动手!”

与马场的工作人员交流了一下,权慕天这才知道她不仅是这里的常客,还在把四匹血统纯种的阿拉伯马寄养在这儿。

看到陆雪漫走过来,他正准备説diǎn儿什么,便被一大一xiǎo夹在当中。

一只手揽着儿子,权慕天用另一只手扯住她手里的马鞭,不解的问道,“他还是个孩子,你跟他较什么劲?”

陇南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
新疆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
朝阳治疗宫颈炎方法
陇南治疗宫颈糜烂方法
新疆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