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甲

陆委会朝令夕改勿因旧思维影响两岸交流

2019-11-10 22:16:4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“陆委会”朝令夕改 勿因旧思维影响两岸交流

金门县长李炷烽原申请赴大陆参加四川赈灾晚会,先被“陆委会”否决,而后又紧急放行。“陆委会”朝令夕改,反被李县长批为“敬酒不吃吃罚酒”。台湾《中央》络报今天发表社评说,我们无意在此评论所谓敬酒、罚酒,但由“陆委会”的决策来看,我们有理由怀疑“陆委会”是否真的准备好了迎接两岸新形势的到来。

根据媒体报导,“陆委会”副主委刘德勋对外表示,不同意李县长赴大陆的理由有三:(一)以一个地方首长而言,如果要对四川地震提供资源,应是到震灾现场,而不是到晚会上去,那个晚会已有金酒的负责人,即公司法人雷倩在场,金门县长实不必现身;(二)金门县政府掌控金酒公司绝大部分的股权,按台湾“公司法”规定,金门县政府不能代表金酒公司,而金门县政府也不是由李炷烽就能代表;(三)过去许多地方首长与大陆进行交流,事后的结果对我方并没有正面的帮助,所以现阶段不考虑修改相关的限制。

社评直言,听到这三个说法,真让人以为现在还是民进党在执政。首先,地方首长要以什么方式到大陆去赈灾,或参加什么赈灾活动,并不需要“陆委会”来做适宜与否的判断。其次,李炷烽如果不能代表金门县政府,请问他又代表了什么?李炷烽不就因为是金门县长的身份,才要向“陆委会”提出申请吗?最后一点理由更荒谬。过去地方首长到大陆进行交流,事后的结果对我方无正面帮助,不就是因为民进党执政所造成的结果吗!总而言之,“陆委会”的理由很难站得住脚,是“莫须有”的反对。

在“立法委员”质询以及刘“院长”关切之后,“陆委会”又更改决定,同意李炷烽的北京之行,但不准他谈“通水”事宜。社评认为,事实上,这个但书既无必要,也不合理。两岸“通水”,台湾没有需求,主要是金门县特有的问题,虽然“经济部”是主管机关,但李县长就相关问题与对岸水利单位先行沟通意见,了解困难及各种方案,作为日后两会谈判的准备,又有何不可,有何不宜?重点不是不能谈,而是不能有任何书面的协议。“陆委会”的反复,很难自圆其说,再加这一个但书,也难怪李县长要批“敬酒不吃吃罚酒”了。

社评指出,两岸议题是新当局的首要议题,不只台湾,国际社会也都在密切观察新当局的作为。为了迎接新形势,有关两岸的交流各项规定,早在就职之前,相关人员都应该已经开始进行规划作业,才能像刘“院长”所说的“无缝接轨”。现在看来,不是无缝,而是有大裂缝,否则不会出现这种朝令夕改的现象。

究其原因,社评认为主要是“人”的问题。例如刘德勋的说法,反映的就是民进党时期旧当局的思维。民进党执政八年,已为“陆委会”进行全盘洗脑,大部份的“陆委会”公务人员在心态上还没有准备好迎接两岸新形势的到来。就公共管理而言,此一结构必然影响到信息的筛选与流动,以及政策的细节。李炷烽的申请案,“国安”高层及“行政院”高层应该不知情,但“陆委会”副主委就径自否决,即为明证。此一事件,应该给执政团队一点警惕,宜立即加强两岸政策理念的教育与沟通,并且尽速检讨相关法规的修订事宜,未来在人事安排上,也应有所决断,才不致因小失大。

国际
新三板
民生救助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