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甲

战宠天王第三百六十六章伤太重

2020-01-24 03:23:21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战宠天王 第三百六十六章 伤太重

天色大亮,月夜殿再次来人。

这一次,来的是一队传令兵,传达花月夜的军令,严令洪渊马上出发上前线,一个早上就接连下了三道军令。在洪府搜不到褚傲,花月夜显然怒气难消,要在别的地方发难。风传,前线的情况也很不妙,华龙帝国宣称集结了百万大军南下,光是龙血军团就有三十万。

三十万个龙血战士聚集在一起,绝对是神鬼大陆有史以来最强大的一支部队,华龙帝国历史上也从未在一场战斗中集结过这么多的龙血战士。如果消息属实,联盟的防线将迎来历史上最严峻的考验,一旦腾龙山脉的防线崩溃,龙血军团就要长驱直入兵临夜龙城下。

洪渊盘腿坐在床上,从容不迫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,站在他面前的血蝠王却是脸色凝重,手上捧着三道军令,站在身旁的洪蟒和朱无忌等人同样凝重。

“大人,这已经是第五道军令了,再不出发,花月夜就可以依据联盟律例军法处置;但根据各方面传回的消息,腾龙山脉现在极度危险,我们该怎么办?”血蝠王请示。

昨晚,洪渊挺身而出化险为夷,接连化解了西门家族和花月夜的发难,但没等人们高兴多久,更大的压力接踵而至。

搜不到人没有确凿的证据,花月夜不好当众对洪渊下手,但洪渊违抗军令迟迟不出战,这就不同了,将给花月夜光明正大地动手的借口;继续按兵不动不是办法,仓促上前线也不是办法,没有准备妥当就到了前线,只能是去送死!

“等。”洪渊只说了一个字。

鬼五、夜落天和风千波等人还没回来,武器装备和丹药也还没到,肯定没法动身。

“那万一花月夜当真要军法处置……”

血蝠王欲言又止,一个早上就下了三道军令,来自联盟高层的压力越来越大。今天早上,血蝠王就和月夜殿的传令兵起了冲突,差点就厮杀起来了。下一次,或许来的就不是一队传令兵,而是一支大军了。

“你就说我伤势太重,需要养好伤才能动身。”洪渊吩咐,指了指自己的脖子。

“这个……”

血蝠王额头冒汗,洪渊脖子上的只是一点很轻微的皮外伤,对一个修炼者来说根本不值一提,“大人,这样也可以么?”

“有什么不可以的?伤势太重了,这是飞来横祸谁也没办法。花月夜信不信无所谓,消息传出去,普通人相信就可以了。能在花月夜的利刃下活下来就已经是个奇迹,受点伤不很正常么?”洪渊反问,花月夜想要公然发难需要一个借口,反过来,要化解花月夜的压力也只需要一个借口。

“明白,大人英明!”

血蝠王恍然大悟,明白了洪渊的意思,和洪蟒等人躬身退下迅速忙碌起来。很快,洪渊受了重伤的消息就传了出去。有人说,洪渊在和西门飞狐的较量中就受了重伤,体内寒气入侵元气大伤;有人说,他昨晚被花月夜用暗劲重伤,急需极品丹药疗伤;甚至还有人说,洪渊的脖子都快被花月夜的月之刃割了下来,血管都已经断了危在旦夕,仿佛亲眼所见一样说得有板有眼。

夜龙城本就是三教九流汇聚的地方,消息最是灵通,各种各样的谣言越来越多。

本来,一大早人们都在讨论月夜殿接连下了三道军令,洪渊违抗军令消极应战的事情;结果,没多久就全都转移到了洪渊的伤势上。也有人反对,说亲眼目睹洪渊脖子上的只是一点皮外伤,可惜,迅速淹没在谣言的汪洋大海中。洪渊成功地转移了舆论,扮演成一个弱者获得了人们的信任,甚至是同情。

西门大宅内,西门飞狐正在品茶,听到一个亲卫的汇报后含在嘴里的茶水都喷了出来,然后昂头长叹,吩咐亲卫们备马,准备即刻启程前往腾龙山脉。

一听说外面的传言,西门飞狐就知道这是洪渊的诡计,轻而易举地化解了花月夜的压力。西门飞狐自问,换了是他绝对想不出这么大言不惭却又巧妙的借口,想要和洪渊玩谋略,这辈子恐怕都是没指望了,唯一能击败洪渊的办法就是提前上前线斩杀龙血战士。按照之前的赌约,谁砍下的龙血战士人头少谁就输了,要自废一身修为!

“洪渊啊洪渊,你就继续违抗军令吧,时间越长越好!”

西门飞狐冷笑,恨不得马上赶到腾龙山脉。昨晚在洪府门前那一战,他输了,输得太过突然;接下来腾龙山脉一战,谁输谁赢就难说了,那才是一场真正的较量!

西门家族弟子和门客们迅速忙碌起来,奉命仓促集结,以最快的速度启程,大队骑兵浩浩荡荡地冲出了夜龙城的大门,一路往北而去。

接下来的腾龙山脉一战,西门飞狐志在必得,几乎把西门家族的精锐全都带上了。随行的除了年青一代的精锐外还有老一辈的高手,前线的战斗异常激烈,家族不放心让西门飞狐冒险,把能征调的高手全都派到西门飞狐身边。

森严的月夜殿内,花月夜也迅速听说了外面的谣言,脸庞更加冰冷了,整座月夜殿内弥漫着浓浓的杀气。

大殿下方,四大月夜殿护法低着头一言不发,进来汇报情况的传令兵跪在地上发抖。

“嘿嘿,伤势太重没法动身?好,好,这小子胆子果然是够大!”

花月夜冷笑,打破了沉默。满头白发,还有些弯腰驼背,看上去已经很老很老了,体内散发出的力量波动却让人心惊肉跳。

“长老,要不要我们四个亲自出手,把洪渊那小子抓过来?”左护法提议。

“然后呢?把他打入地牢,还是把他杀了?”

花月夜反问,冷冷地哼了一声,“这小子已经先入为主,赢取了人们的好感,认定了他确实受了重伤无法出战。现在,如果我们强行出手把他抓起来,人们会怎么看?万一引起什么大骚乱,这个你背得起么?”

左护法身上冒出冷汗,低着头不敢再吭声。联盟现在风声鹤唳,正是最紧张的时候,一旦在民众间引起大面积的惊慌,后果不堪设想。就算是往日高高在上为所欲为的月夜殿,现在也不得不谨慎从事。

赤峰学院附属医院怎么样
邯郸矿业总医院怎么样
武汉白癜风的好医院
柳州治疗早泄医院
怀化白颠疯医院哪家好
分享到: